作者:洞见Fine

爱能穿越岁月,照亮整个生命。

时隔23年,豆瓣评分9.5的经典电影《美丽人生》重映了。

很多人说,这是2020年必须要看的第一部电影。

以前看《美丽人生》,以为讲的是战争;再后来,觉得是爱情。

如今到了一定年纪,我看到的,全是关于亲情的真相。

在影院重温,笑着笑着不觉眼眶发酸。

曾经不懂影中意,如今才明白,我们都是电影中的那个小孩。

圭多是一个犹太青年,在意大利小镇上,他经营着一家书店,和妻子多拉、儿子约书亚过着让人羡慕的幸福生活。

但在约书亚5岁生日这一天,一切都破碎了。

纳粹抓到了圭多和约书亚父子,强行把他们推上开往集中营的列车。

装满犹太人的车厢里,满是恐惧的味道,年幼的约书亚问圭多:“爸爸,我们去哪儿?”

圭多掩饰着焦灼,故作轻松地说:“你不是一直想去旅行吗?爸爸给你一个惊喜。”

到了集中营,约书亚看见的,是一个如棺材一般的屋子,每个人脸上,写满了饥饿、劳累和死亡。

他吓坏了,吵着要回家。

情急之下,圭多向儿子编造了一个谎言:这是个游戏。

像闯关得经验那样,只要不哭不闹、不想妈妈、不喊着要吃点心,就可以得分。

率先攒够1000分的人,就赢得比赛。

奖品,就是儿子梦寐以求的坦克。

这是一个弥天大谎,美好,却易碎。

为了保护儿子的天真,圭多只能继续撒谎,将这个“游戏”进行下去。

纳粹军官来下达集中营的规矩,圭多假装翻译,将军官说的话胡编乱造成“游戏规则”。

有纳粹士兵对他们大声呵斥,圭多骗儿子:那是因为人人都在争第一呢。

这里的犯人,被迫一刻不停地做苦力,有人受伤,有人劳累过度,每天,他们都在与死神擦肩而过。

但圭多即便站都站不稳,也要兴高采烈地告诉儿子,自己是在玩游戏,赢了很多分,迫不及待想第二天继续玩。

集中营里,老人和小孩会被带进毒气室、焚尸炉屠杀,约书亚听说后,害怕地向父亲求证。

圭多却骗他:那都是恶作剧,就是为了吓唬小孩。

圭多不停地撒谎,他的谎言,铸成了一道高墙。

外面,是集中营的寒冷、毒气、枪炮;里面,是一座象牙塔,那是只属于约书亚的、无忧无虑的童年。

解放即将到来的那一晚,圭多决意带着妻子儿子一起逃走。

他让约书亚先躲进一个铁柜,并向儿子撒了最后一个谎:

这是最后的决赛,只要不被人发现,我们就赢了。

但在寻找妻子的路上,圭多被纳粹发现了。

当他被枪指着,走过儿子藏匿的铁柜前时,他知道,小小的约书亚一定正从柜中看着父亲。

于是,他装出一副悠闲滑稽的样子,对着儿子做了个鬼脸。

然后,大步流星地走过去,夸张的步伐惹得儿子欢快地笑出声。

一声枪响,圭多死了。

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,都始终让儿子坚信,这场与父亲共度的旅途,只有快乐,与生死无关。

人生太残酷,总有悲剧猝不及防地到来。

但即便是在最艰难最黑暗的日子里,这个世界上最会说谎的父亲,用谎言编织成一束光,在暗无天日的集中营里照亮了孩子。

我突然明白,所谓父爱,不过是一场精心编造的骗局。

哪有那么多岁月静好?不过是父母暗自扛下了一切。

我看过这样一个故事。

有一天,爸爸问刚上小学的儿子:“儿子,你觉得爸爸壮吗?”

儿子肯定地点了点头。

“那你觉得少林功夫厉害吗?”爸爸又问。

“太厉害了!”儿子更加用力地点头。

爸爸微微一笑:“如果我剃成光头,练少林功夫好吗?”

“太好了!”儿子拍着手,喜形于色。

第二天,儿子看到了光头的爸爸,那天,是爸爸化疗的前一天。